瓷都算命:朱玲玲的面相怎么样?为什么她的命那么好?

作者:
卜甲
时间:
2019-10-24 22:00
栏目:
周易算命
浏览:
周易算命 瓷都算命
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算命资讯瓷都算命:朱玲玲的面相怎么样?为什么她的命那么好?的内容。君子学以聚之,问以辩之,宽以居之,仁以行之。《易》曰: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”,君德也。


朱玲玲一生感情可谓不顺,但以她自己的聪明与善良,又获得罗瑞康的喜欢,并且结为伉俪。另无数盼嫁的女子羡慕的目瞪口呆,但谁能去仔细思考人生呢?女子嫁的是丈夫是男人是互相扶持相爱的人,不是冰冷的金钱。朱玲玲能在人生50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,我们祝福她幸福快乐。

港姐朱玲玲面相,乃大福之人

朱玲玲是1977年香港小姐冠军兼最上镜小姐,获奖一年后就加入豪门,成了霍震霆的妻子,霍英东的儿媳,也就是章子怡的绯闻男友霍启山的妈妈。 现在大家都说港姐中最漂亮的是李嘉欣,其实在香港人心中朱玲玲才是港姐中的港姐,在1990年香港电台评出的历史上最美丽的港姐中,朱玲玲是毫无争议的第一,朱玲玲也与林青霞等并称为香港的四大绝色。

连刘德华都曾在采访说年轻时看港姐比赛,被朱玲玲的美貌所吸引,视朱玲玲为自己的偶像。
但是以现在的眼光看朱玲玲真的有那么漂亮吗?从气质上看,朱玲玲却是很高贵大方,但是论相貌,我觉得香港人对她有些夸大其词了! 谈论的是首富豪门贵妇,其他嫁入一般豪门的女明星不再此讨论。

惊人地发现:朱玲玲与胡静都是容长脸蛋,唇形相似,尤其鼻子,二人均是又直又长。相学中,女人的鼻子主夫官,如果又直(没有一点瑕疵)又长,则意味着能嫁贵婿,分享丈夫的家财田宅。 如此看来,面相学真的有道理,贵妇的面相相似绝非偶然。
  

朱玲玲面相好命好,是霍英东选定的儿媳

霍英东自己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,娶了三房太太,各有所出。但入了霍家的女子,都特别要守规矩,豪门的规矩。朱玲玲与胡静都是容长脸蛋,唇形相似,尤其鼻子,二人均是又直又长。相学中,女人的鼻子主夫官,如果又直(没有一点瑕疵)又长,则意味着能嫁贵婿,分享丈夫的家财田宅。

年轻,健康,修长,清白,稳重,外加有名,女人先自有了资本与地位。涉世未深、名气最红时,18岁港姐冠军朱玲玲嫁给32岁霍震霆。婚后不到两个月,顺利传出喜讯,一索得男!再过几年,诞下二儿子霍启山,结婚第10年生下小儿子。朱玲玲巳宫之人,态度沉静,思虑琐屑,喜吹毛求疵,虽至亲至密者,亦多惧与接近,生活孤寂,其为缺点,目不待言,但尤不失捐介之操。影响最大者,厥为注视小节而忽视大端,轻重适当,殊于前途有碍。好在立命此宫之人,心细于发,手段精明,处事有条不紊,假如经商做贾,尽能积少成大,前途无量。的样貌30年不变,霍震霆也是。大分头、粗黑框兼有色蛤蟆眼镜,英国求学最后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,一毕业就老老实实随父亲霍英东跟进跟出,在世伯圈子里交际。论英俊倜傥是完全谈不上的,彼时二世祖一切低调谨慎,仿若透明空气。

这对年龄差距14年的夫妻,婚姻的问题认真追溯起来的确是性格不合的。朱玲玲和叶倩文好,活泼,爱跳舞打羽毛球。霍震霆则是老窦的乖长子,一切以父亲和事业为中心。两人的双中心生活几乎没有交集。早年霍震霆在内地打拼,儿子在英国读书,朱玲玲两地来回照顾儿子。但那都是马后炮的分析,想当初婚前,称颂“朱玲玲不喜欢逛大百货公司买名贵服装,只爱在家中车衣,霍震霆坐在旁边看,这是两人拍拖最大情趣”,现在想想真是肉酸。  

1、最佳面相——朱玲玲的额头

朱玲玲的额头饱满聪颖,天庭饱满宽展,这是智慧型额头,具有超乎寻常的聪明与学习能力,极具语言天赋。额头代表丈夫,额头圆滚平展,代表夫婿人才出众,所以得以嫁给霍震霆公子为妻。

2、最佳面相——朱玲玲的鼻子

朱玲玲的鼻子鼻梁耸直,代表她个性较强,而能够坚持己见,轻易不服输,正直而有主见。鼻头有肉微微下垂,生活节俭不会奢侈败金,鼻梁代表丈夫的事业,鼻梁直而高,丈夫有身份有地位。

3、最佳面相——朱玲玲的颧骨

朱玲玲的权威微微凸起,有圆润温厚的肉包裹,这是极品颧骨面相,旺夫面相,旺丈夫事业。她的鼻子与颧骨的组合,代表她性格倔强,具有规范力与约束力,不会依靠家庭丈夫,具有先天的自立能力,与自控能力。

4、最佳面相——朱玲玲的准头

朱玲玲的准头肥瘦有致,鼻孔严紧藏气,规范管理财产的能力强,能够掌控数亿资金。早年嫁入豪门,晚年又嫁给恋爱多年的富翁罗康瑞。

5、最佳面相——朱玲玲小姐的额头

朱玲玲的额头饱满浑圆,不过方不也不过窄,天庭饱满宽展,这样的额头天资聪颖,属于是智慧型额头,具有超乎寻常的聪明与学习能力,极具语言天赋。额头代表丈夫,额头圆滚微微凸起,代表夫婿人才出众并且前途光明,所以得以嫁给霍震霆公子为妻。而霍震霆一直在商界属于佼佼者。



以上是无名智者编辑瓷都算命:朱玲玲的面相怎么样?为什么她的命那么好?的相关内容,九三重刚而不中,上不在天,下不在田,故乾乾因其时而惕,虽危无咎矣。